新浪新聞客戶端

德國與加拿大簽了個氫能大項目,但八字還沒一撇

德國與加拿大簽了個氫能大項目,但八字還沒一撇
2022年08月26日 12:58 新京報

  “氫聯盟”協議最大的“破綻”,是未標明2025年加拿大向德國供氫的供應量——因為加拿大自己也完全不知道。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左)與德國總理朔爾茨(右)。圖/IC photo▲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左)與德國總理朔爾茨(右)。圖/IC photo

  文 | 陶短房

  據央視新聞報道,當地時間8月23日,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和德國總理朔爾茨簽署“聯合意向聲明”,呼吁兩國投資氫能源,建立“跨大西洋的加拿大—德國供應走廊”,加拿大將在2025年開始向德國出口氫能。

  在簽字現場,朔爾茨回顧了德國在俄烏沖突爆發后因能源嚴重依賴俄羅斯天然氣而遭遇的困境,感謝了加拿大的“熱情幫助”,同時盛贊氫能源是“有遠大前途的綠色能源”,宣稱“德國預計到2030年需要90—110太瓦時的氫能”。

  加、德兩國均以“跨大西洋氫聯盟”之類“大標題”形容這一協議,稱該協議是“劃時代”的,具有“里程碑般歷史意義”。但與此同時,圍繞“氫聯盟”的質疑聲也第一時間響起。

  “氫聯盟”的“破綻”

  在加、德兩國總理把“氫聯盟”炒成“頭條”前,不論德國、加拿大國內,還是美國、歐盟,都以為朔爾茨專程跑到以能源著稱的加拿大,是在談進口液化天然氣(LNG)填補俄羅斯管道天然氣空白的事。

  加拿大石油、天然氣開采成本高,在遠程市場缺乏價格競爭優勢,但優點是產量、產能穩定可靠,如果德國下決心用LNG替代管道天然氣,加拿大天然氣不失為一個選項。朔爾茨到訪前夕,也有多個加拿大油氣生產企業及盛產油氣的省區政要吹風,稱“正考慮從大西洋向德國運送LNG的可行性”。

  但是,當兩國總理所簽署的協議內容公布時,顯然讓外界“有點不能理解”。因為相較于產能穩定的LNG,加拿大的氫能開發實際上還是“簡單將來時”:“氫聯盟”協議最大的“破綻”,是未標明2025年加拿大向德國供氫的供應量——因為加拿大自己也完全不知道。

  加拿大至今并沒有實現成熟的“綠色”電解氫工業化,計劃向德國供氫的World Energy GH2斯蒂芬維爾工廠計劃2023年才破土動工,2024年年中“理論上投產”,直到3年后才能實現加拿大氫的“少量出口”。

  據了解,該項目實際上直到2021年春天才申請立項,且至今尚未通過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的環評——照現有程序,僅環評就需要至少6個月、至多6年的時間,整個批準程序則需要聯邦和省兩級24個獨立政府機構蓋章。更要命的是,這一程序實際上尚未啟動,這些“致命的缺陷”都讓這個“氫聯盟”的前景暗淡。

▲德國總理朔爾茨(前右一)資料圖。圖/新華社▲德國總理朔爾茨(前右一)資料圖。圖/新華社

  朔爾茨何以舍近求遠

  德國是歐洲乃至世界范圍內“綠色環保運動”最為積極的國家之一,德國綠黨也是世界“原生態主義”政黨中實力最強的,不僅在歐洲議會呼風喚雨,而且在朔爾茨聯合政府中占據多個重要內閣席位。

  在這一潮流影響下,近年來德國在推動綠色能源方面走得飛快。在俄烏沖突爆發前,該國不僅早早廢棄了一度有技術優勢的核電,而且制訂了放棄全部化石能源,以“綠色能源”取而代之的詳細框架。

  盡管俄烏沖突爆發導致德國對俄天然氣路徑依賴弊端凸顯,令“綠色環保運動”的群眾基礎趨于冷靜,朔爾茨政府也不得不放棄若干過激的能源計劃。但一來聯合政府中綠黨等“原生態主義”派別執念依舊,朔爾茨不得不有所妥協,二來他本人也希望從“綠色能源替代”中獲得政治收益。

  在此次訪加過程中,朔爾茨積極謀求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與德國漢堡市展開“氫合作”,并迫不及待地宣布了一個“意向聲明”,稱漢堡將是德國乃至歐洲的“氫能源中心”,并表示,在下月于漢堡州舉行的國際風能會議上,漢堡州將與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簽署合作協議。

  盡管德國目前尚未準備好全面改用氫能替代化石能源,加拿大也并沒有可以批量出口的工業化氫,但誰讓漢堡是朔爾茨的選區和大本營呢?

  特魯多同樣有自身考量:加拿大雖然是油氣產地,但阿爾伯特省等幾個油氣生產大省,卻都是反對黨聯邦保守黨的根據地,傳統能源產業也被反對黨牢牢掌控。特魯多當然不愿意給政治對手“添磚加瓦”,寧可心照不宣地折騰“八字還未見一撇”的氫出口,也要給怎么看都更務實、更能解德國燃眉之急的LNG出口潑冷水。

  至于World Energy GH2,該公司董事長里斯利當地時間8月24日的一番講演被批評者抨擊為“不打自招”。在講演中,這位董事長一方面勾勒項目一旦實現后的“光明前景”,一方面抱怨聯邦、省兩級政府“衙門氣太重”“墨守成規”,以至于如此“大有前途項目”進展緩慢。

  與此同時,他承認炒作“氫聯盟”有借機“逼宮提速”的意圖,并警告“如果不提速,等美國人開足馬力搞起來,煮熟的鴨子就飛了”。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資料圖。圖/新華社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資料圖。圖/新華社

  “我們本來已經很綠了”

  對此,一眾批評者指出,撇開用至今尚未獲批的氫能替代現實急用的天然氣如同“憑空畫大餅”不說,電解氫在現有技術條件下其實并不真正“綠色”。要知道,用于生產電解氫同樣需要由“非綠色”能源發出的電,且氫能耗電量巨大,僅World Energy GH2斯蒂芬維爾工廠年規劃耗電量就高達3吉瓦。

  為平息“用非綠色電能生產綠色替代能源”的爭議,World Energy GH2和其他計劃落地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的工業化氫項目均強調使用風能發電。

  這又帶來另一個問題:多達數百臺的風力渦輪機只有興建在山脊上才能充分發揮效率,但這些山脊遍布森林、清潔水源,分布著當地社區引以為傲的寶貴野生動植物資源。

  爭議之下,在“氫聯盟”問題上就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連日來,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不斷爆發反對“氫能源”項目落地的抗議。抗議組織者之一羅恩表示,通過毀綠追求所謂“能源綠色化”是“不符合邏輯的奇怪做法”,“我們這里本來已經足夠綠色了,不勞煩你們通過毀掉它們來貼一張‘綠色’標簽”。

  在強大壓力下,特魯多和弗雷(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省長)也不得不放低調門。特魯多重申針對“氫聯盟”項目的審批將公事公辦;弗雷則索性表示,如果“科學評估”證明工業化氫靠不住,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仍會依賴現有的傳統能源。

  當然,這樣的解釋顯然并未打消抗議者的疑慮。至于“氫聯盟”未來的走向如何,由此或也可以窺得一角。

  撰稿 / 陶短房(專欄作家)

責任編輯:張玉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