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美公民喪命俄烏戰場背后:“金剛狼”成烏克蘭士兵的馬前卒

美公民喪命俄烏戰場背后:“金剛狼”成烏克蘭士兵的馬前卒
2022年06月23日 16:30 成都商報

  據參考消息網報道,經證實,美國公民史蒂文·扎別利斯基于5月15日在烏克蘭的戰斗中喪生,成為俄烏沖突中已知死亡的第二個美國人。據報道,首位在烏克蘭對俄作戰中喪生的美國公民系22歲的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威利·坎塞爾。

  據悉,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史蒂文·扎別利斯基出生于1969年,是一名美國陸軍老兵。自稱是在烏外國戰斗人員的赫爾利在社交平臺發文稱,自己在美國陸軍第101空降師服役期間認識了扎別利斯基。

  ↑“金剛狼”小隊合影,后排左三為史蒂文·扎別利斯基。

  據報道,扎別利斯基可能是在烏克蘭東南部被地雷炸死的。消息人士透露,扎別利斯基死前幾天一直處于一個非常混亂的沖突地區,那里通訊不暢,甚至曾發生過“友軍交火”的情況。報道指出,隨著沖突持續,人員傷亡情況也愈發嚴重,可能還有更多美國公民在烏克蘭喪生。

  “講英語”的人組成“金剛狼”戰斗小組

  “隊友”透露死因:給烏部隊掃雷被地雷炸死

  報道稱,扎別利斯基屬于一個代號為“金剛狼”(Wolverines)的西方雇傭兵隊伍,該隊伍隸屬于烏克蘭軍方,全部由講英語且有軍事經驗的人組成,其中包括一名波蘭人、一名加拿大人、兩名英國人和八名美國人。

  前海軍陸戰隊隊員特里斯坦也是“金剛狼”成員,他回憶稱,扎別利斯基雖然年長,但是身體很強壯。據報道,該隊伍被派去烏東南部扎波羅熱州多羅茲揚卡村(Dorozhnyanka)附近執行清除地雷的任務。他們的任務是提前為烏部隊排除風險,開辟一條安全的道路。

↑扎別利斯基是金剛狼(Wolverines)戰斗小組一員↑扎別利斯基是金剛狼(Wolverines)戰斗小組一員

  據悉,在烏部隊決定進攻的前一天晚上,扎別利斯基和隊里另外一名叫加里的美國人需要在該隊前方建立一個觀察哨,主要負責監視不遠處的俄軍防線,而其他人則負責標記地雷,并準備清除。不過當天由于濃霧太大,烏部隊決定推遲行動,這也意味著扎別利斯基和加里必須再觀察一天。特里斯坦稱,這個時候,大家已經超過24個小時沒有閉眼了。“大家的睡眠都嚴重不足。”

  據特里斯坦回憶,當時有兩名士兵趕到觀察哨,向扎別利斯基和加里傳達“再觀察24小時”的命令,并給他們補充水和裝備所需電池。扎別利斯基和加里在接到命令后,決定轉移到一個他們認為更合適的位置。然而在轉移過程中,意外發生了。“很明顯,扎別利斯基觸碰到了一根線并引爆了地雷。”特里斯坦說道。而加里也受了重傷。

  這個消息很快就通過無線電傳了出去,名叫“JT”的加拿大人開車向爆炸方向沖過去,但他駕駛的車輛越過了一部分尚未清除地雷的鐵軌,導致車輛爆炸。小組其他成員徒步趕到現場后,發現“JT”受了重傷,但還能行走,加里兩條腿膝蓋以下都被炸斷,而扎別利斯基已經死亡。隨后,該小組成員用擔架將加里抬走,而扎別利斯基的遺體則不得不被留在原地,等到第二天進行處理。

  “我們完全沒有安全保障,我們當時沒帶槍,而爆炸的車輛就在俄陣地旁邊。”特里斯坦稱。在將“JT”和加里帶回集結點后,他們將兩人送去了就近的醫院。他說:“‘JT’頭纏白繃帶,看起來清醒實則很恐慌,不過‘JT’和加里都活下來了。”據特里斯坦所說,加里隨后被送回了美國,而“JT”則繼續留在烏克蘭,其全身皮膚表面被大面積燒傷。

  據報道,5月16日,扎別利斯基的遺體被送往當地停尸房,隨后被帶到基輔,并被移交給美國大使館,之后他的遺體被帶回美國佛羅里達,他的妻子為他舉行了葬禮。

  赴烏“國際軍團”:

  荒謬且混亂,毫無組織能力,“友軍”互相開火

  報道稱,盡管美國政府強調美國人不應該前往烏克蘭,但由于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不能這樣做,再加上烏總統澤連斯基“盛情邀請”,許多西方雇傭兵都前往了烏克蘭作戰。而澤連斯基則在2月就為外籍雇傭兵組建起了“國際軍團”, 并呼吁世界各地的人們助烏參戰。

↑俄方稱,為了補充不斷減員的武裝力量,烏克蘭方面正在繼續招募外國雇傭兵↑俄方稱,為了補充不斷減員的武裝力量,烏克蘭方面正在繼續招募外國雇傭兵

  報道稱,盡管烏克蘭當局聲稱有來自西方國家的2萬名“志愿者”參與在烏克蘭的戰斗,但實際上根據實地情況來看,最初通過波蘭邊境想要報名進烏克蘭的大多數外國雇傭兵都因為語言不通、身體心理素質不匹配等原因,被拒絕或找不到愿意接收他們的烏克蘭部隊,且大多數西方雇傭兵都沒有參加過3月底和4月初的作戰。

  報道還指出,“國際軍團”進行了“華而不實”的宣傳,但由于嚴重缺乏組織力導致部隊間溝通不暢,再加上俄方火力太猛,曾經在英美部隊服役過的士兵,也從未經歷過如此激烈的戰局。

  烏克蘭方面此前表明只接收“有實際戰斗經驗或接受過軍事訓練”的“志愿者”,因此出現在外界視野的“國際軍團”看起來很像英美的“準軍事部隊”。有烏方官員此前透露稱,最先被部署到前線的西方“志愿者”都是前特種兵,“他們訓練有素,有很強的軍事技能”。即便如此,這些雇傭兵在面對頓巴斯戰局時也陷入了“地獄般”的恐慌。

  特里斯坦表示,自己和扎別利斯基所屬的“金剛狼”小組現在已經陷入了混亂,該隊已經從最初的十幾個人到現在只剩三個人。

  他說:“感覺大家的傷亡都是徒勞的,這就像是一場表演。我們曾經跟一支部隊交火兩個小時,最后發現對方是烏克蘭的部隊。這里發生的一切令人難以置信。”他還透露稱,此前炸橋梁時,由于缺乏溝通,橋一頭的部隊根本不會顧及橋另一頭的“友軍”,且兩支“友軍”一直在互相開火。

  特里斯坦還透露說:“在某一次戰斗中,他們(烏軍)說會提供支持,但是他們在發射了三枚迫擊炮后就收工了。不僅如此,他們還給從未使用過自動榴彈發射器的人裝備,然后告訴我們,他們會在晚上距離我們1.2公里以外的地方提供間接性支持。”在特里斯坦看來,一切都很荒謬且混亂。“現在我無話可說,只能搖頭。”

  紅星新聞記者 黎謹睿

   

責任編輯:祝加貝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