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美國大兵居然偷了40車小麥!背后這個問題已不容忽視

美國大兵居然偷了40車小麥!背后這個問題已不容忽視
2022年06月23日 17:10 新浪新聞綜合

  來源:深海區

  解決當前全球糧食供應問題的關鍵并不在于產量,而是在于流通。

  非法駐扎在敘利亞的美軍近日以不光彩的偷竊行為登上熱搜,但這次偷的不是石油,而是滿滿40車小麥。>>詳情《美國在敘利亞的非法駐軍偷盜敘利亞糧食資源》

  素來豪橫的美國大兵惦記上了再普通不過的莊稼,的確少見。但荒誕的背后往往是殘酷的現實,因為當下為吃發愁的顯然不止美國人:印尼總統佐科要求大力提高全國糧食產量;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與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通話,表示將與各方確保烏克蘭糧食經黑海順利出口;英國出臺糧食安全計劃,保障糧食供給……

  農產品出口禁令殃及全球

  海南雞飯不僅是我國南方著名的菜肴,也是在東南亞國家廣受歡迎的美食。尤其是在新加坡,用當地人的話說:“新加坡不能沒有海南雞飯,就像在紐約不能沒有披薩。

  然而,這道本來物美價廉的美食,正變得越來越“脫離群眾”。一方面,鮮雞的價格不斷上漲,導致菜價水漲船高,民眾難以消費;另一方面,當地商販試圖用凍雞取代鮮雞,又被大批民眾吐槽口感變差。

  這與馬來西亞近期推出的活雞出口禁令密切相關。6月1日起,馬來西亞全面禁止出口活雞、凍雞以及雞肉加工食品。而在往常,新加坡至少三分之一雞肉進口自馬來西亞。

  面對新加坡民眾的抱怨,馬來西亞也表示無奈,由于活雞飼養成本和零售價格上漲,必須優先保障本國供應。

“海南雞飯危機”已引起國際熱議。圖源:NBC“海南雞飯危機”已引起國際熱議。圖源:NBC

  在亞歐大陸另一端的英國,堪稱當地“國民食品”的炸魚薯條由于漁獲和食用油短缺、天然氣漲價等原因正面臨危機。用英國炸魚薯條聯合會主席安德魯·克魯克的話說,英國全境1萬多家炸魚薯條餐廳中,約3000多家可能倒閉。

  炸魚薯條所用到的鱈魚約40%來自俄羅斯,約一半葵花籽油則是從烏克蘭進口。但在葵花籽油進口受阻后,用來替代葵花籽油的棕櫚油價格也隨之翻倍——究其原因,主要是作為全球最大棕櫚油出口國的印尼,為了保障國內供應,從4月底開始禁止棕櫚油出口。

  不斷出現的短缺引發接踵而來的擔憂,宛如被推倒的多米諾骨牌在全球蔓延。事實上,年初以來,全球已有20多個國家和地區相繼出臺農產品出口禁令,品類包括小麥、玉米、面粉、西紅柿、植物油、豆類等。

  在南亞,印度對小麥實施出口禁令,以應對國際糧價不斷上漲引發的民生危機,巴基斯坦則鼓勵民眾每天少喝一杯茶,以節約外匯用于進口糧食等生存必需品。在中亞,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等國相繼禁止食糖出口,以穩定國內食糖價格。在中東,黎巴嫩甚至禁止冰淇淋和啤酒出口。>>詳情《剛說“要養活世界”就嚴禁小麥出口,印度為何突然改變》

  農產品漲價與短缺正在世界多地醞釀不安與危機。在阿富汗,剛剛從缺衣少炭的嚴冬中掙扎過來的民眾面臨半年內米面價格超過100%的漲幅,全國近一半人口面臨饑餓問題。在斯里蘭卡,物資短缺與街頭暴力正嚴重沖擊著這個安享和平多年的國度,情形之嚴重讓人想起10年前的阿拉伯世界。在東非,聯合國警告索馬里、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等國有近2000萬人面臨糧食危機,其中包括超過700萬名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

  沖突與氣候變化威脅供給

  多國紛紛出臺農產品出口禁令的背后,是糧食、食用油等農產品價格大幅上漲。四個月來,烏克蘭境內的綿延戰火阻撓了糧油出口,接踵而來的制裁與反制裁進一步助長了糧油短缺引發的恐慌。截至5月,國際市場小麥價格已上漲約60%,推高面包、面條等各類面食價格和食品行業運營成本。葵花籽油價格在亞洲大部分地區至少翻了一番,在歐洲部分地區甚至上漲1000%。

  俄羅斯與烏克蘭都是國際市場農產品最重要的供應國。2020年的數據顯示,俄羅斯是世界最大小麥出口國,占國際市場近20%小麥供應量,烏克蘭排名第五,占比9%。同時,烏克蘭供應的葵花籽油約占全球半壁江山,俄羅斯出口的葵花籽油也占到約20%。

  但自俄烏沖突爆發以來,占全球小麥市場近30%供應量的出口通道被阻斷。作為東歐最大糧食出口港的敖德薩,因兩國交戰陷入癱瘓。烏克蘭試圖通過陸路向歐洲國家出口糧食換取外匯,但運力與成本難以與傳統海路相提并論。據聯合國5月下旬估計,有近2500萬噸谷物滯留烏克蘭。>>詳情《俄烏沖突走向“長期化” 全球糧食危機何解?

烏克蘭遭遇小麥出口難。圖源:FT烏克蘭遭遇小麥出口難。圖源:FT

  俄羅斯糧食出口面臨的是另一種困境。由于西方在金融保險、物流航運等方面的嚴厲制裁,其他國家難以正常向俄羅斯購糧。一方面,外國買家與俄羅斯的糧食貿易面臨外匯結算的難題;另一方面,西方保險業限制和拒絕與俄羅斯相關的保單,而國際貿易要求相關船舶必須投保。因此,即便從俄羅斯購買了糧食,也少有船運公司敢于接單運輸。

  更要緊的是,俄烏兩國糧食的主要買家高度趨同,均以埃及、土耳其、孟加拉國、巴基斯坦等中東與南亞國家為主。這些國家的普遍特點是外匯有限、人口眾多、經濟脆弱性較高、對外依賴性較強,一旦糧油等大宗生活必需品價格猛漲,甚至供應出現問題,國內民生負擔勢必增加,甚至引發社會動蕩。此外,幫助解決全球糧食短缺問題的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每年約一半的小麥是從烏克蘭購買。

  正因糧油供應問題如此重要和緊迫,糧食出口問題已成為俄羅斯與西方互相攻訐的重要領域。西方試圖將責任全盤推到俄羅斯身上,進一步孤立俄羅斯,占據道德制高點。俄羅斯則表示,糧食問題并非單一因素導致,來自西方的制裁才是問題的關鍵。

  事實上,早在俄烏沖突之前,由于燃料和能源價格高企、氣候干旱以及疫情沖擊,農產品價格已經處于歷史最高水平。

  農產品貿易亟待恢復暢通

  據國際谷物理事會分析,全球谷物產量近年來一直維持增長態勢,總體產量與需求之間大體平衡,今年全球谷物產量很可能仍創下新歷史紀錄。即便烏克蘭今年度播種無法有效開展,減產幅度仍可以被其他國家填補。而據國際食品政策研究所研究,在俄烏沖突爆發后,以食物熱量計算,受出口限制的糧食約占全球總貿易量的17%,與2007至2008年全球食品和能源危機期間水平相當。也就是說,解決當前糧食供應問題的關鍵并不在于產量,而是在于流通。

  以依賴進口小麥的黎巴嫩為例,該國傳統上將俄烏視為最主要的小麥進口來源,如今被迫尋找新的進口來源。從全球糧食產量上看,俄烏并非不可替代,但由于農產品出口禁令與價格上漲交替出現,握有外匯的黎巴嫩竟一時間無法找到糧食的替代來源。

黎巴嫩等中東國家受糧價高漲沖擊明顯。圖源:KT黎巴嫩等中東國家受糧價高漲沖擊明顯。圖源:KT

  流通不暢導致的供應問題,不僅出現在發展中國家,連發達國家也不能幸免。去年年末日本出現“薯條荒”,一些麥當勞門店只提供小份薯條,“想吃大份薯條”一度沖上社交媒體熱搜。日本麥當勞解釋說,該公司大規模進口的北美土豆從加拿大溫哥華港中轉,但由于該港口附近發生洪災,造成鐵路運輸線中斷,因此發生延誤。

  可以說,確保農產品國際流通順暢,不僅有助于解決多地出現的供應問題,也能緩解市場緊張情緒,有助于國際糧價回歸正常。

  但這并非易事。一方面,俄羅斯不僅是國際農產品市場重要供應商,還是能源、化肥等與糧食生產緊密相關的原材料供應商;另一方面,仍保持高位的國際糧食和農產品價格,導致多國不敢輕易放開農產品出口。

  因此,關鍵是把食品供應與地緣政治問題“脫鉤”,保障農產品及相關物資國際貿易自由暢通。目前,巴西、印度等國已決定不顧制裁風險,從俄羅斯進口化肥,而歐洲囿于地緣政治因素仍面臨化肥危機。可以肯定的是,面對世界性的糧食安全挑戰,各國很難獨善其身,唯有突破成見,通力合作。

  相關報道:這一波全球糧食危機還會繼續上升嗎?(新京報) 

  一些糧食自給率不足的發展中國家已置身于糧食危機中,而地區沖突、氣候災害、經濟波動都會誘使區域性糧食危機上升為全球性糧食危機。

▲6月8日,在位于紐約的聯合國總部,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左)出席聯合國全球糧食、能源和金融危機應對小組報告發布會時講話。圖/新華社▲6月8日,在位于紐約的聯合國總部,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左)出席聯合國全球糧食、能源和金融危機應對小組報告發布會時講話。圖/新華社

  文 | 蘇瑞娜

  6月8日,聯合國全球糧食、能源和金融危機應對小組發布報告稱,受烏克蘭沖突等因素影響,世界正面臨21世紀以來最嚴重的生活成本危機。為應對挑戰,需要提高各國和各國人民的危機應對能力。

  近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呼吁國際社會采取迅速果斷的行動,以應對俄烏沖突可能引發的糧食危機。古特雷斯表示,如果烏克蘭、俄羅斯的糧食和化肥不能重新進入國際市場,那么糧食安全問題就沒有有效的解決方案。他將繼續盡一切努力推動通過對話結束俄烏沖突。

  毫無疑問,2022年,全球迎來“饑餓之年”。一場全球性饑荒正在醞釀發酵,部分國家已遭遇糧食危機。

  從糧農組織發布的全球糧食價格指數看,2021年全球糧價已處于高位運行狀態,比2020年上浮28%。春季以來,俄烏沖突加劇,全球糧食市場進入劇烈震蕩期,原本就已持續攀升的全球糧價再度上浮,5月,糧食價格指數同比上浮22%。僅從價格指數看,俄烏沖突將2021年已處于高位運行的糧價又推高了兩成左右。

  持續攀升的高糧價加劇發展中國家、弱勢群體生存困境。糧食危機,這個似乎早已淡出現代人視野的詞,也成為全球輿論關注焦點。近兩年來,遭受嚴重糧食不安全的全球人口數量增加了一倍,從新冠疫情大流行前的1.35億人增加到2.76億人。

  世界糧食計劃署已經發出警告:38個國家至少4400萬人瀕臨饑荒。截至2022年5月,20個重點監測地區的糧食安全狀況持續惡化;預計到2030年,約有8%的全球人口、共計6.6億人可能面臨長期饑餓。

  俄烏沖突疊加產量下降、供應阻滯、糧價飛漲使全球饑荒人口比例不斷攀升,加劇弱者墜入“貧困陷阱”風險,誘發的難民潮、貧困潮在最基礎層面影響全球社會基本安全。

  1

  俄烏沖突加劇糧食市場供需矛盾

  俄羅斯、烏克蘭是全球主要的糧食生產大國,在世界糧食貿易中權重較大。全球超三成人口以小麥為主食,僅俄烏兩國的小麥就影響了大約50個國家的糧食安全形勢。

  俄烏沖突及后續的連鎖反應沖擊全球糧食供應穩定。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兩大糧食產地雙雙減產。

  烏克蘭農業部估計2022年春播面積僅有往年一半左右,同時,受人力、化肥短缺影響,烏克蘭畝產將大幅下滑。沖突造成港口封鎖、海運中斷,嚴重干擾黑海至地中海的糧食運輸暢通度。俄烏沖突爆發后,黑海、亞速海港口封鎖造成預出口的1350萬噸小麥、1600萬噸玉米無法經由海運通道運出。

  化肥、燃料等價格持續快速攀升,進一步抬高糧食生產和運輸成本,造成市場零售價快速上漲。經驗上看,年末全球糧食市場零售價會因成本傳導效應而上漲10%至15%左右。

  俄烏供應銳減還會加劇其他生產國走向貿易保護主義的步伐。2021年,美國、加拿大、巴西等主要糧食生產國均遭遇氣候災害,糧食減產嚴重。為應對可能出現的全球性糧食危機,各國會傾向于加大本國糧食儲備、限制糧食出口。3月以來,越南、印度、哈薩克斯坦等糧食生產國陸續出臺糧食出口禁令;烏克蘭玉米出口暫停后,阿根廷、美國也同時縮減了玉米的出口供應。恐慌性囤庫存的情緒快速蔓延,反向加劇全球糧食供應短缺。

  不過,俄烏沖突雖對全球糧食市場帶來劇震,但國際政治事件對糧食體系的沖擊多是短期的。全球其他產區產量增加、大米等糧食品類的豐收會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全球性糧食危機來襲的恐慌,考慮到下半年市場恐慌情緒會逐漸平息,預計今年年末至明年,全球糧食市場劇烈震蕩會逐漸平穩。

  但從全球糧食產供銷現狀來看,全球糧價依然會保持一段時間高位運行狀態,全球性糧食危機的風險依然不容忽視。

▲6月1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呼吁國際社會采取迅速果斷的行動,以應對俄烏沖突可能引發的糧食危機。圖/新華社▲6月1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呼吁國際社會采取迅速果斷的行動,以應對俄烏沖突可能引發的糧食危機。圖/新華社

  2

  產供銷困局是區域性糧食危機主因

  俄烏沖突給全球糧食供應網絡造成巨大震蕩,地區局勢不確定性的后續影響仍在持續。從全球糧食產供銷現狀來看,糧食形勢不容樂觀。

  全球糧食生產整體性衰減是全球糧食局勢趨于緊張的關鍵因素。受氣候變化影響,近年來多個糧食生產國遭遇氣候災害,出現不同程度的糧食減產。糧農組織《糧食展望》統計顯示:2022年,全球谷物總產量將遭遇四年來首次下滑,同比將減少1600萬噸。預計2022年全球小麥產量將下滑0.8%。

  與產量下滑同頻共振的是貿易量的萎縮。今年,全球糧食貿易量進入三年來最低點,同比降低2.6%。全球政經局勢不穩定造成恐慌情緒蔓延,加劇各生產國的出口限制政策,糧食進口國買糧難問題突出。依賴烏克蘭糧食供應的埃及、阿爾及利亞不得不啟用新進口通道,轉而從阿根廷、印度采購小麥。但糧食搶購又會誘發新的連鎖反應,迫使生產國進一步抬高出口限制門檻,加劇全球糧食供應稀缺。

  生產貿易雙萎縮使得本就持續走高的全球糧價一路高歌猛進。2021年,全球糧食價格已進入高位運行狀態。2022年3月,聯合國糧農組織的食品價格指數(FFPI)躍升至1990年以來最高水平,谷物等主糧價格指數創歷史新高。5月,谷物價格指數又攀新高,同比增長29.7%。國際小麥價格更是處于2008年全球糧食危機以來最高水平。

  產供銷問題疊加使區域性糧食危機形勢嚴峻,非洲多國已陷入糧食危機狀態中。

  新冠疫情以來,全球已有27個國家出現糧食危機,今年預計會有38個國家遭遇糧食危機挑戰。糧食危機警報數據(IPC Global Platform)顯示:2022年,多個發展中國家遭遇糧食不安全威脅。

▲4月20日,工作人員在英國倫敦一家“食物銀行”整理貨架,“食物銀行”是為貧困人群免費提供食物的慈善機構,這些食物臨近保質期,主要由個人和商店捐贈。圖/新華社▲4月20日,工作人員在英國倫敦一家“食物銀行”整理貨架,“食物銀行”是為貧困人群免費提供食物的慈善機構,這些食物臨近保質期,主要由個人和商店捐贈。圖/新華社

  3

  警惕區域性糧食危機上升為全球性危機

  區域性糧食危機持續蔓延,全球性糧食危機被引燃的可能性風險不斷提升。本輪區域性糧食危機與地區沖突、氣候災害和經濟下行壓力產生共振,誘發大量次生災害、社會動蕩,加劇饑荒在全球擴散,加大全球性糧食危機發生的可能性。

  沖突是饑荒蔓延的一大誘因。世界糧食計劃署報告顯示:2020年,地區沖突影響到23個國家近一億人糧食安全,預計到2050年,全球因社會動蕩而流利失所的人口將增加到1.43億。

  非洲薩赫勒地區安全局勢持續惡化,影響布基納法索、尼日爾、馬里等國的糧食生產供應;受東北地區局勢動蕩影響,尼日利亞農業生產受損嚴重;武裝沖突加劇對埃塞俄比亞、索馬里、南蘇丹和也門等國的糧食供應危機。2021年,埃塞俄比亞就面臨糧食危機,但受武裝沖突影響,到2022年3月,也只有約10%的援助能抵達目的地。

  極端氣候頻發也是釀成全球性糧食危機的一大因素。近年來,暴雨、熱帶風暴、颶風、洪水、干旱等極端氣候頻發,對全球糧食生產造成極大干擾,加劇生態脆弱國的糧食不安全。

  經濟波動同樣沖擊全球糧食安全。全球糧食市場金融化程度持續加深,各國的貨幣財政政策、全球性金融投機等因素均會影響糧食價格。通貨膨脹造成化肥、能源、種子等農用物資成本抬升,增加全球小農生產負擔。全球供應鏈阻滯會加劇供應成本,加劇終端零售糧價上漲幅度。

  目前,全球共有109個發展中國家的13億人仍生活在貧困中,全球有5億小農無法過上體面生活,經濟動蕩使弱勢群體在維持健康、安全的飲食上存在困難。經濟停滯與下行壓力會最先傳導到貧困人口,將更多家庭推入“貧困線以下”。但任何一個地區的動蕩都會借助全球化復雜網絡傳導到全球各地,糧食危機造成的難民潮、失業潮、貧困潮也會侵蝕所有發達國家和地區的發展根基。

▲4月20日,馬耳他斯利馬一家面包店員工制作馬耳他傳統面包,老板表示,受益于政府補貼,馬耳他的面粉價格沒有明顯上漲,面包價格得以維持不變。圖/新華社▲4月20日,馬耳他斯利馬一家面包店員工制作馬耳他傳統面包,老板表示,受益于政府補貼,馬耳他的面粉價格沒有明顯上漲,面包價格得以維持不變。圖/新華社

  4

  以多邊協作預防全球性糧食危機

  一些糧食自給率不足的發展中國家已置身于糧食危機中,而地區沖突、氣候災害、經濟波動都會誘使區域性糧食危機上升為全球性糧食危機。

  隨著科技持續發展、農業現代化不斷深化,整體來看,全球糧食生產供應總量能夠滿足全球人口所需,在不出現全球性大災大難同頻共振的條件下,波及所有國家的全球性糧食危機被觸發的概率較小。但全球糧食供需存在區域不均問題,“總體充裕、局部緊缺”矛盾突出。

  當前,需盡快協助已陷入糧食危機的發展中國家紓困,加強多邊協作機制限制恐慌蔓延、防止局勢惡化。

  短期而言,國際社會應聯合起來、加強協作。積極發揮糧農組織、糧食計劃署等國際組織的糧食援助機制為遭受糧食危機的國家紓困解難。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技術援助,增強發展中國家的危機預警能力,確保易受災地區農業生產免受影響。

  中期而言,應加強各生產國政策協調。通過政策協調降低各類主體間的信息不對稱,防止因“信息孤島”造成恐慌蔓延。局部糧食危機出現時,極易催生出“一國禁運、多國封關”、恐慌性搶糧購糧現象,間接加劇全球糧食供應稀缺。全球糧食產銷國間雖有信息交流機制,但機制運行不暢,應加大產銷國之間的信息交流,降低產供銷各環節信息不對稱,避免引發不必要的恐慌。

  長期而言,則是要構建全球糧食體系的系統韌性,使其能有效應對各類系統性風險。現有的糧食危機折射出當前全球糧食產供銷體系內在的脆弱性,這種脆弱性呈現出的周期特性為全球發展和減貧工作帶來巨大挑戰。應借助新技術、新組織、新模式提升糧食體系生產、供應、消費多個維度的公平性,增強發展中國家、弱勢群體的抗風險能力。

  5

  我國堅持糧食生產“以我為主”政策

  值得關注的是,我國一直堅持糧食生產“以我為主”政策,將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小麥稻米兩大口糧基本自給,全球糧食市場波動對我國糧食安全沖擊有限。但是,國際市場持續走高的糧價也會對國內糧食價格、整體物價水平造成較大壓力,增加穩市場難度。

  面對全球糧食市場復雜體系特有的風險和不確定性,需以系統性、體系化的措施予以應對,完善糧食安全風險預警和風險防范預案,確保能快速捕捉到全球糧食市場風險,及時應對。堅持生產自主,強化糧食生產一定要立足國內的認識,以技術創新為引領加快糧食生產、農業生產現代化進程,提升國內糧食產供銷韌性。

  同時,還應積極參與全球糧食安全治理,提升我國在全球糧食市場上的影響力、話語權,在防范全球糧食危機上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為維護全球糧食安全做出貢獻。

點擊進入專題:
今日熱點精編

責任編輯:祝加貝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