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美國又要贏了?一場世紀級的欺詐!

美國又要贏了?一場世紀級的欺詐!
2022年06月22日 22:54 環球網

  自今年5月24日美國發生了震驚全世界的得克薩斯州小學槍擊案以來,許多對槍支暴力早已忍無可忍的美國公眾就一直希望能借這起導致19名兒童和2名教師慘遭屠殺的案件,推動美國出臺限制槍支的法律,從源頭上避免這種悲劇不斷重演。

  近些年一直極端對立的美國國會兩黨的政客們,也在此案發生后一度表現出了難得的“社會責任感”,稱他們努力尋求共識,爭取在7月4日美國獨立日這天之前通過一個應對槍支暴力問題的法案,作為給美國人的“國慶節”獻禮。

  上周,分別來自共和黨和民主黨的20名美國國會參議員,更是放出了一個讓美國人振奮的消息,稱他們就一份應對槍支暴力問題的法案框架達成了難得的一致,并將盡快商量出具體的法律文本。

  而在北京時間今天(22日)凌晨,這20名政客終于商量出了一個總共80頁的法案文本草稿。這些政客的支持者隨后也開始網絡上不斷造勢,感謝這些政客推動了美國的進步,挽救了美國人的生命。不少美國媒體也宣稱美國正在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然而,在詳細閱讀了這80頁法案草稿后,這些滿滿的美國“正能量”,只令耿直哥感到惡心想吐!

  因為,這80頁的控槍法案草案,著實是一場欺詐,而且還可能會成為一場世紀級的大欺詐,給美國未來一切真正有意義的控槍立法造成嚴重的阻礙。

  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先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個80頁法案草稿的“亮點”吧。

  首先,這份算上封面和目錄封面封皮目錄總共80頁的法案草稿的官方名稱,叫“兩黨更安全社區法案”。

  是的,這個被美國輿論官方普遍關注和期待的“控槍法案”,其法案草稿的官方名稱里卻連一個“槍”字都沒有。滑稽不?

  當然,這個法案草稿本身倒也很“坦白”,一上來就寫道 “這是一個為了讓我們的社區變得更安全的法案”。

  因此,在這80頁的法案草稿里,與槍支有關的內容,其實只占了其中的29頁,為草稿第26頁到第54頁的部分,這還不到整個80頁的4成!

(圖為80頁中唯一與槍支有關聯的部分)(圖為80頁中唯一與槍支有關聯的部分)

  而這80頁的其他的部分,比如法案的前25頁以及后26頁,都是在談要拿出更多錢去改善精神衛生服務,改善校園安全這些與限制槍支暴力問題幾乎沒有直接關聯的內容。

(圖為法案中與槍支沒有任何關聯的部分)(圖為法案中與槍支沒有任何關聯的部分)

  可即便是涉及槍支的部分,也只是些無關痛癢的內容,并沒有什么實質的限制槍支的內容。

  這部分內容總共有5項:

  其一,是加強對21歲以下年輕購槍者的犯罪背景調查,包括明確要求調查這些年輕者是否在未成年時有犯罪記錄或精神疾病的記錄,加強相關記錄數據的準確性,并規定了更長的調查時限:通常3天,最多10天。

  其二,是進一步明確了槍支商家的法律定義,以確保售賣槍支的商家可以按照法律要求針對購槍者進行背景調查。

  其三,撥款給那些有“危險信號法”(Red Flag Law)的州,鼓勵他們動用該法案去臨時收繳危險分子的槍支,但同時又強調獲得這一撥款的地方要保障被收繳槍支的人的權利,允許他們找律師抗辯。

  其四,進一步加強對代買槍支和走私槍支行為的打擊與懲罰力度,包括給各州撥款進行這項工作。

  其五,將限制有家暴犯罪記錄的人擁有槍支的法律規定,從原本針對已婚、同居或有孩子的人群范疇,擴大到與他人有約會關系的人群范疇。但如果犯下這種行為的人5年內沒有再犯,就仍然可以繼續買槍。

(圖為26頁的涉及槍支的部分中的5項內容) (圖為26頁的涉及槍支的部分中的5項內容)

  讀到這里,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這5項內容還是有點東西的,或者“聊勝于無”。那我們就用得州小學槍擊案的兇手來驗證一下這5項涉及槍支的部分到底有沒有用吧。

  首先,也是最關鍵的是,大量美國媒體的報道顯示,得州小學槍擊案的兇手薩爾瓦多·拉莫斯(Salvador Ramos)在作案之前沒有任何犯罪記錄,也沒有精神病記錄。所以,即便該這個新法案的草稿最終通過,他仍然可以順利地買到槍。

  其次,得州并沒有“危險信號法”,所以新法案草稿中這部分的內容對他沒有任何意義。

  再次,他并不涉及代買和走私槍支,同時還是單身,并不涉及家暴。

  所以,Bang!Bang!他仍然可以制造出得州小學槍擊案這一慘案。那么,如今這個法案草稿又有什么意義呢?

  更何況,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afety Council)的數據就顯示,美國槍支暴力最為嚴重的年齡群體是18歲到35歲的人群,而不僅僅只是21歲以下。所以,針對21歲以下的人群入手,是一種連“頭疼醫頭腳疼醫腳”都沒“醫”對地方的做法。

  至于什么加強校園安保或是精神病應對,也都是一種“一廂情愿”的立法。有些有精神問題的人不會去看病、不會承認自己有病,家人也不會去注意他們,又何來記錄呢?

  然而,參與制定這個法案草稿的政客和他們的支持者,還有不少美國媒體,卻都在將這個詐騙一般的東西說成是歷史性的進步,說它能挽救生命,說美國正在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不過,也有一些清醒的美國人意識到,這個新法案草稿不僅只是在限制槍支上做做樣子,甚至還會阻礙真正有力量的法律在未來獲得通過,因為反對控槍的人會不斷拿如今這個法案說事,宣稱這個法律已經足夠應對槍支暴力。

  這也是為何耿直哥會在本文開篇時說這個80頁的新法案草稿不僅是欺詐,而且可能會是一場世紀級的欺詐。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上周美國國會兩黨的20名參議員宣布他們就如今這個法律草稿的最初框架達成了一致時,有已經有美國網民就從媒體披露的框架內容中察覺出了問題。

  當時曾有美國網民憤怒地要求人們不要再把這個協議稱為“控槍改革”,因為這里面根本就沒有任何與控槍改革有關的內容。

  還有人指出:“一群參議員說他們在槍支安全措施上達成了一攬子協議,但不包括禁止售賣攻擊性武器,不包括禁止21歲以下的群體購買半自動武器,也不包括禁止銷售大容量彈夾,所以我們到底在扯什么???什么都沒有。”

  當時,耿直哥亦撰文談論了這個立法框架的欺詐性,并指出解決美國槍支暴力不斷發生的唯一辦法,就是像其他國家那樣嚴格的限制槍支的出售乃至禁止槍支這種殺傷力極高的暴力武器。

  這是因為,只有槍支是一個不變的、固定的存在。而像購槍者背景調查、犯罪和精神病記錄調查、亦或是提供精神疾病服務或是校園安全保障,針對的都是最難以捉摸、變量最大的人,而且還是一大群人,一整個社會的人。而且,在美國國內社會矛盾越發極端對立、暴力文化盛行的環境下,這么多思想各異的人,他們的行為是不可能以立法者的良好愿望為轉移的。只有將槍從社會中移除,才是正道。

  可問題是,槍在美國早已成為了一個不可能被撼動的存在。美國的憲法已經決定了槍支在美國是等同于“人權”的存在。所以,“做做樣子”恐怕已經是美國在控槍層面能做到的“上限”了。美國的制度決定了美國人注定要與槍支暴力共存。他們也注定要么接受這個絕望的現實,要么就只能用如今這種滿滿的“正能量”自己騙自己。

責任編輯:張玉

美國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