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長江流域為何“汛期反枯”?

長江流域為何“汛期反枯”?
2022年08月24日 18:53 中國新聞周刊

  主要和大氣環流異常有關

  “快一個月沒有下雨,五岔河的水竟然見底了。”30多歲的吳同(化名)看著40多畝的水稻面臨缺水,忍不住焦慮起來。

  五岔河是湖北省荊州市江陵縣的排水通道之一,也是長江流域的一條中小河流。在沙崗鎮一些村民的記憶里,往年這個時候正值汛期,政府常常會號召村民參與河道防汛工作。誰承想,今年汛期卻旱得如此嚴重。

  包括湖北荊州在內,7月以來,受副熱帶高壓控制,長江水位進入主汛期后持續退落,出現了“汛期反枯”的罕見現象。眼下,長江流域高溫干旱仍在持續,安徽、江西、湖北等省多個地區的農業生產和群眾飲水受到影響。

  長江科學院水資源研究所所長許繼軍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干旱范圍廣、高溫伏旱持續時間長、旱情程度嚴重,這是今年長江流域旱情的主要特點。他回憶,過去幾十年里,長江流域也曾在汛期出現過旱情,但并未像今年一樣涉及長江上、中、下游,且影響較嚴重。

部分水稻田出現龜裂 圖源:受訪者提供部分水稻田出現龜裂 圖源:受訪者提供

  340萬人供水受到影響

  就在今年7月初,暴雨侵襲荊州江陵縣。此前的一個月雨水不斷,吳同記得,河水差點漫過河堤,他曾一度擔心,今年的汛情會較往年嚴峻,這會影響小龍蝦的品質,也會影響后續的水稻播種。

  但沒想到,7月的這場大雨之后,隨即而來的卻是持續大范圍的高溫干旱。不同于洪水,這種天氣產生的影響是一步步顯現出來的。

  先是熱浪帶給身體的不適。當地最高溫多日超過了35℃,出門像是進了蒸籠。吳同在河邊釣了幾個小時的魚,回家后口干舌燥,腦袋也暈暈乎乎,他猜測,自己可能中暑了。如果夜里不開空調,人是沒法睡覺的,“那種感覺比心里擱著事情還難受,簡直是夜不能寐。”

  進入8月后,旱情也越來越明顯。吳同家附近的新河,原本兩三米深,這些天來,河水慢慢變淺,直到露出河床,魚蝦不見了,一些村民進入河道撿拾田螺;接著是稻田干涸開裂,嚴重的地方,裂縫寬達三四厘米,一些結實的稻穗出現空殼,害蟲也多了起來。

  8月19日,吳同發現,幾畝地里的黃豆幾乎枯死,掰開豆莢,大部分都是癟粒,他看得惱火,“至少減產大半了,還沒長成(熟),只能全部割了。”

  根據江陵縣官方于8月15日發布的消息,全縣出現連續高溫晴熱天氣,農田用水量、蒸發量急速加劇,各鄉鎮管理區約45萬畝農田受旱,抗旱形勢嚴峻。

8月23日,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核心湖區進賢縣金溪湖水域  圖/中新圖片網8月23日,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核心湖區進賢縣金溪湖水域  圖/中新圖片網

  這也是長江流域多個地區所面臨的問題。四川南充,一家果園的葡萄被炙烤成葡萄干,損失達到30萬元;重慶嘉陵江千廝門大橋一帶,大片灘涂露出水面,附近的居民說,這是幾十年來少見的情況;安徽省懷寧縣境內,8條流域面積2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已經斷流了6條;江西湖口,原本碧波萬里的鄱陽湖水體面積“縮水”,灘涂在水流分支的沖刷下形成“大地之樹”;貴州綏陽縣,500畝果園缺水,負責人不得不求助消防,利用多功能水槍以噴霧水形式澆水。

  水利部稱,長江流域發生了1961年以來最嚴重的氣象干旱。7月以來,長江流域降雨量較常年同期偏少四五成;當前,長江干流及洞庭湖、鄱陽湖水位較常年同期偏低4.85~6.13米,創有實測記錄以來同期最低水位。

  官方消息顯示,截至8月22日,長江流域10省市耕地受旱面積4848萬畝,有340萬人、58萬頭大牲畜因旱供水受到影響,主要分布在四川、重慶、湖北、湖南、安徽、江西、江蘇等地。

  上游水庫群“補水”19.6億立方米

  8月11日,水利部針對安徽、江西等6省(直轄市)啟動干旱防御Ⅳ級應急響應,全力抗御長江流域旱情快速發展。

  16日12時,水利部開始實施“長江流域水庫群抗旱保供水聯合調度專項行動”。據新華社24日報道,已累計調度長江上游水庫群、洞庭湖水系水庫群和鄱陽湖水系水庫群向下游補水19.6億立方米。

  許繼軍說,在不具備人工降雨條件的情況下,靠水庫調度補給和供水灌溉成為抗旱最主要的辦法。長江流域共有5萬座水庫,三峽、丹江口等一些大型水庫的儲備水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供水和灌溉需求。同時,流域內其他水利工程,包括地方一些堰、塘,也發揮了重要的供水和灌溉用水需求。

  值得關注的是,許繼軍也提到,通常水庫按照現有調度規程,在汛期來臨前,也就是4-5月期間為了汛期防汛,水庫加大下泄流量,降低庫水位至汛限水位運行。本來是準備騰空庫容來納蓄洪水,但沒想到洪水沒有來,卻出現了罕見的高溫干旱,且今年長江上、中、下游均出現了嚴重的降水偏少,而此時水庫里所存的水量有限。

  面對如此嚴重旱情,如何科學、精細地進行水庫調度來保障供水和灌溉需求,也存在一定的難度。目前長江流域許多小型水庫和堰塘都出現干涸現象,大中型水庫還蓄存有一定的水量。

  針對當前旱情持續發展,特別是未來一周農作物生長關鍵期用水量大,正是農作物灌溉最重要的時期,水利部組織長江水利委員會和江西、湖南省水利廳,統籌長江上游水庫群和鄱陽湖、洞庭湖上游水庫群各水庫蓄水、下游引水設施以及用水需求等,數字化模擬預演,精準算好下游各地流量、水位、水量,科學制定抗旱調度方案。

8月19日,湖北省荊州市江陵縣內一處河段干枯前后對比。圖/受訪者提供8月19日,湖北省荊州市江陵縣內一處河段干枯前后對比。圖/受訪者提供

  8月20日左右,吳同發現,干枯多日的五岔河里開始返水。早上七點多,趁著高溫還沒開始,他拉了水泵,將水引到了一部分稻田里。

  仍能見底的水流,明顯無法滿足所有農田的需求。不久前,一些村民開始聯系打井隊,嘗試尋找地下水來緩解旱情。不過吳同發現,現在打井還得排隊,“很多人預約,師傅都忙不過來了。”

  這也正是湖北通山、安徽黃山等多地進行的防旱措施。還有一些地區,農民通過人力挑水,嘗試保住缺水的莊稼。

  “現在最擔心的是秋季,尤其是9月份。如果8月底能下一場大雨,今年的干旱就能得到一定的緩解”,許繼軍說,目前長江流域的干旱影響主要體現在農業生產方面,受旱面積大,尤其一季稻和晚稻生長正處于關鍵期,高溫干旱對其秋糧豐收不利,當前迫切需要保障灌溉需求;在人飲方面,長江流域內部分山區或農村地區存在供水困難。目前水利部門正在各個層面加強供水保障,來減輕旱情帶來的不利影響。如果出現夏秋連旱的現象,抗旱保供水形勢還會更嚴峻。

  8月22日,長江防總會商分析,根據水文氣象預測,23日,長江流域基本無降雨過程;24日至25日,嘉陵江上游及漢江石泉以上有中雨;26日,金沙江下游有中雨、局部地區大雨;27日至28日,嘉岷流域及漢江上游有中到大雨、局部地區暴雨的降雨過程。

  會商會議也指出,當前流域干旱形勢仍在持續發展,但預報26日前后將有一次明顯降雨過程,要密切關注流域水情、雨情變化趨勢,加強風險研判和預報預警,做好旱澇急轉和局地山洪災害防范應對,做到防汛抗旱兩手抓。

  極端天氣頻發,未來如何應對干旱問題

  多位氣象及水利專家表示,今年長江流域發生的干旱,主要和大氣環流異常有關。

  在許繼軍看來,干旱范圍廣、高溫伏旱持續時間長、旱情程度嚴重,這是今年長江流域旱情的主要特點。他回憶,過去幾十年里,長江流域也曾在汛期出現過旱情,但并未像今年一樣涉及長江上、中、下游,且影響較嚴重。

  “從6月開始,長江流域的降水就出現了較常年偏少的情況。今年的梅雨期較短,臺風也沒能影響到這一帶,進入7月,降水較常年偏少了40%-50%,局部地區超過60%”,許繼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與此同時,流域內大部分地區高溫持續不退,如重慶等地高溫突破歷史極值,中下游部分地區高溫日甚至超過30-40天,這些因素導致長江流域的旱情迅速發展。

  據國家氣候中心的監測結果,7月份以來,長江流域降雨量較常年同期偏少4成,鄱陽湖、嘉陵江流域等部分地區偏少5~7成,部分地區連續無有效降雨天數超過20天。7月份長江流域降水距平基本在-50%以上;但到了8月份,長江流域東部地區的降水距平小于-80%,整個長江流域降水量均小于50mm,上游地區8月以來的累計降水量甚至小于1mm。

8月23日,江西鄱陽湖核心湖區進賢縣金溪湖水域生長大片野草,成為牛的天然牧場。圖/中新圖片網8月23日,江西鄱陽湖核心湖區進賢縣金溪湖水域生長大片野草,成為牛的天然牧場。圖/中新圖片網

  8月18日,中央氣象臺發布今年首個氣象干旱黃色預警。國家氣候中心表示,從今年6月13日開始至今的區域性高溫事件綜合強度,已達到1961年有完整氣象觀測記錄以來最強(國家氣候中心官方消息)。夏季以來(6月1日至8月15日),全國平均高溫日數12.0天,較常年同期偏多5.1天,為1961年有完整氣象觀測記錄以來歷史同期最多。全國共914個國家氣象站日最高氣溫達到極端高溫事件標準,262個國家氣象站日最高氣溫持平或突破歷史極值。

  干旱也與全球氣候變暖的趨勢所關聯。國家氣候中心主任巢清塵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到,在全球氣候變暖的背景下,極端天氣和氣候事件頻率和強度增加,包括陸地和海洋極端高溫、強降水事件、干旱和火災天氣等,對社會生產生活秩序造成嚴重干擾破壞,并造成大量人員傷亡與財產損失。

  針對目前仍在持續發展的長江流域旱情,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的專家表示,建議強化對區域現有抗旱水源的統一管理和科學配置,統籌安排,確保重點,使有限的水源發揮最大的抗旱效益;督促指導旱區全面摸排群眾飲水困難分布情況,因地制宜采取延伸管網、設置臨時取水點、組織社會力量拉水送水等應急措施,全力保障群眾生活用水需求。

  從長遠來看,在全球氣候變暖、極端天氣增加的背景下,如何提升干旱災害防御適應能力,也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對于長江流域干旱災害,許繼軍說,首先要將防洪和抗旱進行統籌規劃來加強水旱災害整體防御能力,“防汛和抗旱,這兩個問題之間還是比較矛盾的,要統籌兼顧平衡和風險管理,需要從研究和規劃層面做好工作”。

  針對水庫汛期運行的問題,應根據預報水平的提高,通過深入研究分析,尤其對一些具有較大供水和灌溉任務的水庫,可適當調整調度規程,對汛限水位實行動態控制,即使汛期,在保障防洪的前提下,盡可能多留蓄水量,來應對高溫伏旱。

  許繼軍認為,一定要加強旱情監測評估和預報預警系統的建設。“我們的洪水監測和防洪體系做得比較好,但在抗旱這塊,監測預警技術和系統平臺建設等,還很薄弱,需要大力加強。”

  其次,要提升長江流域抗旱工程建設。如在現有工程的基礎上,補充一些應急水源工程、引調水工程及備用地下儲水設施等抗旱工程,以更好地應對可能出現的干旱問題。此外,還要做好氣候變化導致的極端干旱的應對和防御工作,做好極端干旱事件的應急預案。“氣候變化導致長江流域降水的時空分布發生變異,極端降水和極端干旱事件增加,也比以往更具危害性,這是未來長期需要關注的。”

責任編輯:祝加貝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