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李想喊出“不差庫里南”,理想L9能否平替豪華車?

李想喊出“不差庫里南”,理想L9能否平替豪華車?
2022年06月22日 23:11 觀察者網

  “哪怕是和庫里南相比,我們也完全不怕。”理想汽車CEO李想在昨晚理想L9發布會上如是說。

  “庫里南(Cullinan)”是迄今為止已發現的體積最大的鉆石的名字,勞斯萊斯以此命名其2015年發布的一款豪華全尺寸SUV,售價在人民幣600萬元以上。

  這與理想之前的宣傳風格一脈相承,李想之前就宣稱L9是“500萬以內最好的家用旗艦SUV”,對標對象是寶馬X7和奔馳GLS。在理想L9正式發布前,其官方賬號連續對車型定位、性能參數以及外觀內飾的部分細節進行爆料,造勢持續近一個月,在發布會結束后不久,微博話題“新勢力能平替豪華車嗎”又沖上熱搜榜,多名汽車圈大V集中就這款車發表個人觀點,隨后,理想官方微博再度宣稱,由于L9預定火爆導致服務器故障,輿論熱度由此達到一個小高潮。

  作為“新勢力”之一,理想制造網絡話題的能力確實可圈可點,那么,這款售價45.98萬元的車型,產品力究竟如何?

  新勢力平替豪華車?

  “新能源汽車的崛起,造就了一批造車新勢力,無論是產品力還是智能化程度,都達到了新的高度。在售價相近的前提下,提供了比肩甚至超越豪華品牌的品質和配置,銷量也驗證了消費者的選擇。

  如上是微博熱搜“新勢力能平替豪華車嗎”的導語。

  熱搜的配圖,正是理想L9的內飾,話題熱門討論均是圍繞理想L9的宣傳展開,其中原委,明眼人一望便知。有網友調侃稱,“宣傳有點過度了,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車能飛。”

  大力營銷的喧囂背后,是三年未發布新車的沉寂。很長一段時間來,其他汽車品牌紛紛在車展亮相概念車、新技術,理想只能排出若干輛不同顏色的理想ONE填滿展廳。

  這也是李想的一場豪賭,“要么成為爆品,要么成為先烈”。在他的規劃中,如果理想ONE未獲得市場認可,那就推倒重來。

  從市場表現來看,理想ONE的確成為爆品,2021年全年銷量超9萬輛,累計交付12.4萬輛。理想汽車“活”了下來,并再次實現季度盈利。去年四季度,理想車輛銷售收入103.8億元,凈利潤2.955億元。同期,蔚來凈虧損21.79億元,小鵬凈虧損12.87億元。

  在此背景下,L9成為理想打出的第二張牌,希望復刻理想ONE的成功,同樣主打家庭用車,同樣定位增程式全尺寸SUV,但售價提升至45萬元以后,消費者是否買單?

  至少在昨日晚間,L9氣勢如虹。

  晚間21時15分許,理想官方微博稱,“由于理想L9預訂火爆,目前服務器正在緊急修復中,給大家帶來不便,我們深表歉意。服務器修復之后,我們會第一時間告知。”約四十分鐘后,理想方面表示,服務器已恢復。

  上一次因下訂導致的服務器崩潰,還要追溯到去年1月的國產版特斯拉Model Y發售。彼時有消息稱,Model Y兩小時訂單量達到10萬。

  截至目前,理想尚未公布L9的訂單量,實際上在9月正式交付以前,L9的成績單究竟如何都要先打個問號。不過,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價格區間45萬元以上的豪華車市場容量并不太大。據乘聯會數據顯示,2021年豪華車銷量265萬輛,僅約占汽車總銷量的13%。尤其是當消費者比對理想對標的這些豪華品牌時,可能更看重品牌本身的影響力,這一塊市場蛋糕未必好切。

  智能駕駛2023年底超越小鵬?

  相比于蔚來“豪華”、“服務”的標簽,小鵬“科技”、“智能化”的標簽,理想打的是“可能你的品牌比我豪華,可是你的尺寸沒我大;可能你的配置比我高,但是你的動力沒我強”的錯位競爭。

  此次發布會,李想特別強調理想L9智能化屬性,理想L9車頂配有128線激光雷達,并搭載6顆800萬像素高清攝像頭、5顆200萬像素攝像頭,正前方的兩顆800萬像素攝像頭組合可實現對120°廣角范圍及最遠550米內車輛、行人和錐桶等物體的識別。并配有兩顆英偉達Orin-X芯片,總算力達508TOPS。

  據李想介紹,在暗光、強光等攝像頭受限的場景,激光雷達可以確保系統對環境感知的準確性,并幫助車輛提升對靜止及異形障礙物的識別,例如高速公路上的事故靜止車輛、施工路障等物體等。李想對理想L9的感知系統充滿信心。

  不過,在智駕芯片方面,理想L9搭載的Orin-X芯片數量僅2顆,這比蔚來ES7、威馬M7搭載4顆Orin-X芯片減半,理論上,算力也將減半。高算力意味著處理復雜場景速度更快,同時還具備系統冗余,為未來更高級別輔助駕駛預埋硬件。

  值得注意的是,李想在介紹理想L9自動輔助駕駛功能時,更多是用更模糊的“智能駕駛”一詞描述。在介紹理想L9智能駕駛是否具備高級別輔助駕駛能力時,李想也未做出更多解釋,只是稱“理想正在為全面開放高速公路NGP(Navigation Guided Pilot,智能導航輔助駕駛)做著準備”。

  汽車分析師張翔認為,蔚來、小鵬在自動駕駛研發上起步較早,整體表現上優于起步較晚的理想。

  直到2020年底,理想才放棄和Mobileye的合作,開始搭載地平線征程3芯片開展智能駕駛的全棧自研。2021年底,理想開始實裝NOA導航輔助駕駛功能,彼時,小鵬汽車XPLIOT已迭代至3.0。

  如今,理想宣稱加速在智能駕駛領域投入,希望在2023年底實現對小鵬汽車的反超。不過,今年2月,理想CTO王凱的離職,也為理想短期內在智能駕駛領域突破增添不確定性。

  不過,這種中國“新勢力”們的智能駕駛內卷,已經是一個和寶馬X7、奔馳GLS,乃至庫里南們無關的故事了。

責任編輯:張玉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