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中考復讀分數線提高20分,合理嗎?

中考復讀分數線提高20分,合理嗎?
2022年08月26日 12:13 中國新聞周刊

  中考復讀,分數線就要增加20分,合理嗎?最近,這一議題被廣泛關注。

  起因是山西運城市教育局在回復市民關于初三學生復讀的咨詢時稱,初中階段屬于義務教育階段,原則上不允許復讀。若學生因自身原因確需復讀的,第二年參加中考時,往屆初中畢業生在應屆生錄取分數線上提高20分錄取。

  這一回復迅速點燃了不少家長的焦慮情緒。

山西運城。圖/視覺中國 山西運城。圖/視覺中國

  事實上,運城已經不是第一年實施上述政策。同樣在山西省,晉城也存在類似政策。最近幾年,全國不少地區都對中考復讀生采取一定限制政策,比如提升分數線或禁止報考重點高中等。

  人為為中考復讀設置一定障礙,真的科學合理嗎?

  限制手法不止一種

  復讀生中考分數線要提升20分的政策,來源于運城市教育局發布的《關于做好2022年普通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上述文件稱,普通高中招收往屆生時要在應屆生錄取分數線上提高20分。應往屆學生的認定工作由縣(市、區)學籍管理部門和招生部門共同認定。

  而山西其他地區也同樣存在類似限制性政策。有中考補習機構教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山西晉城,復讀與應屆生一樣報名參加中考,但是復習生不再享受優質高中指標分配權益,中考錄取時分數線也比應屆生加10分,其他政策則與應屆生無異。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最近一兩年,全社會對于復讀爭議很大,產生很多不同的意見,有聲音明確要限制中考復讀或高考復讀,主要的方式就是提高復讀學生的錄取分數,但這些建議大多停留在輿論場上,真正實行的地方其實很少。

  比如同樣在山西,省會太原就沒有類似政策。《太原市教育局關于我市2022年初中學業水平考試與高中階段學校招生工作安排的通知》中規定,往屆初中畢業生與應屆初中畢業生執行同一錄取標準。

  不過,在山西大多數地區,公辦學校不可以接受中考復讀的插班生。不只山西,陜西西安等地,也不允許中考復讀生在公立學校插班復讀。

  而限制中考復讀的手法不止提升錄取分數線一種。

  比如安徽阜陽,根據《阜陽市2022年普通高中招生工作實施方案》規定,阜陽省級示范普通高中不得招收歷屆生。這意味著阜陽中考復讀生即使考取再高分數,也與重點高中無緣。

  采取類似政策的還有黑龍江哈爾濱。按照《哈爾濱市2022年中等學校招生工作規定》,具有哈爾濱九區戶口的考生,未被本地高中或中職注冊的往屆初中畢業生,可以報考普通高中,但不能報考重點高中和民辦高中。

  熊丙奇認為,復讀是學生的權利,不應采取過多方式進行限制。在他看來,如果復讀必須提高成績,不然只能去讀中職,結果可能是給家長和學生帶來更多焦慮,因此類似策略不符合“雙減”的理念。

  “一定要理解中考學生為什么會復讀。實際上中考是用一次性考試的成績來錄取學生,本來就具有偶然性,因此不應該限制學生的復讀,而且應該從根本上來改革相應制度,比如采納多次考試的成績,來引導學生減少復讀。”熊丙奇表示。

  中考復讀設限背后

  值得注意的是,運城市教育局相關工作人員就此事回復媒體時表示,不建議復讀,所以會有這樣的政策,為的就是減少大家復讀。

  “現在小部分中考復讀生是為考重點,剩下大部分復讀生是不愿讀職校。”上述山西晉城補習機構老師坦言。

  “除了考試發揮失常等偶然性因素,更多中考補習,因為考生不愿讀中職學校。”熊丙奇說。

  在他看來,如果有地方限制中考復讀的原因在于擔心影響中職教育招生,那更加不可取。

  “當地更應該去解決為什么中職招不到學生,或者學生為什么不愿意讀中職,而不是在中考復讀以及后續的錄取工作方面做文章。限制學生復讀不能解決問題,只會制造新的焦慮。”熊丙奇說。

  以運城現實情況看,當地在中職招生方面,確實存在一定問題。

  目前,在運城市教育局官網教育動態欄目中,還顯示著一篇《狠剎“注冊中職學籍,開設普高課程”之風,空掛學籍有風險!》的文章,內容涉及運城推進職業教育過程中出現的問題。

運城市教育局官網截圖 運城市教育局官網截圖

  上述文章顯示,去年7月,運城教育局召開了全市規范中等職業學校招生工作推進會。教育局黨組成員、總督學張俊耀以及各公辦中等職業學校校長、民辦中等職業學校董事長等90余人參會。而召開這次會議的時間,正是中考后招生的關鍵階段。

  這次會議上一項重點內容,就是與會人員集體學習了市教育局《關于進一步規范中等職業學校招生行為的通知》。文章還稱,運城教育局即將在9月檢查各個學校是否存在虛假宣傳、開設普高課程、與普高聯合辦學等“八個嚴禁”的現象。而這背后是運城中職教育招生難的現實。

  運城的情況并不特殊。中職學校招不滿生,學生數量連年下降,成為不少地方的常態。

  同樣限制中考復讀生的哈爾濱,早在2013年,就出現相關中職學校招生難的現象。

  據中國新聞網報道,當年,哈爾濱道外區永源職業技術高級中學計劃招生140人,但報到的學生還不到80人。哈爾濱新星中等職業技術學校計劃招100多人,可報到僅20多人。類似情況在當地普遍存在。

  教育部數據顯示,中職招生人數占高中階段招生人數比例從2010年的50.94%下滑至2019年的41.7%。而同期普通高中招生人數基本保持穩定。

  爭議的學校分層

  人為設置提升復讀生分數線背后,實際上仍是“普職分流”這一教育難題。

  中國教育科學院研究員、教育專家儲朝暉直言,不論是提升復讀生分數線的做法,還是不允許復讀生讀重點高中的做法,實際上還潛藏著對不同類型學校分層的想法。

  “如果進同樣的普通高中,往屆生要比應屆生高20分,潛藏的含義依然是普通高中教育要優于職業教育。這與近年來國家倡導的高中發展的多樣化、特色化的思路相背離。”儲朝暉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

  在熊丙奇看來,過去,職業教育被定位為“層次教育”,教育過度扮演“分層”功能。他說,我國高中階段教育采取普職分流模式,分普通高中教育與中等職業教育。“普職分流”就演變為事實上的“普職分層”,加之中考是通過學生考試科目總分排序結合志愿錄取,就出現“高分進普高,低分進中職”的分流格局。

  不少業內專家坦言,由于多年的固有印象,目前仍然存在輕視職業教育的現象,所以為避免落入職業學校,中考復讀仍然成為不少學生的選擇。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再一次強調了要實現高中發展的多樣化特色化。學術方面有專長,學生就進普通中學,如果是操作技能上有擅長的,就進職業中學,這樣才是分類,考試分數是一個過于簡單的辦法,必須轉型。”儲朝暉直言。

  但現在的形勢下,職業教育發展仍然面臨不少挑戰。

  熊丙奇說,為把職業教育建設為類型教育,我國于2019年設立了一批新的職業本科院校——職業技術大學,采取的模式是高職院校升本后,更名為大學,但要求在校名中保留“職業技術”字樣,希望以此改變社會對職業教育的認知,職業教育不但有中高職層次,還有本科層次。

  2022年5月1日起,我國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施行。這是該法自1996年頒布施行以來的首次大修。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明確了“職業教育是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類型”。按照“類型教育”定位發展我國職業教育。

  在熊丙奇看來,職業教育真正從“層次教育”變成“類型教育”,才能從根本上解決“普職分流”的焦慮。

責任編輯:張玉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