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英國這個千夫所指的“套路”,曾堂而皇之用于香港

英國這個千夫所指的“套路”,曾堂而皇之用于香港
2022年06月22日 16:42 參考消息

  “令英國蒙羞的不道德政策”“可恥又殘忍”“經不起上帝的審判”……

  近日,英國約翰遜政府成了眾矢之的,英國內外的政治人物、慈善機構和教會領袖等紛紛發聲指責,就連在政治上保持中立的英國王儲查爾斯都發表個人意見稱他“失望透頂”,政府的方法“令人震驚”。   

  這項千夫所指的政策,就是約翰遜在兩個月前公布的對未獲授權入境英國的外國尋求避難者的處理方法。他于4月14日表示,根據英國與非洲國家盧旺達簽署的“離岸移民處理協議”,英國將把非法移民送到盧旺達,讓他們在當地的收容中心等候處理。  

  英國政府聲稱此舉是為了“把人們試圖從歐洲大陸海岸橫渡英吉利海峽的危險之旅中拯救出來”,但遭到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格蘭迪駁斥:“這是這份協議的真正動機嗎?我不這么認為。”    

  這當然不是英國政府的真正動機,作為聯合國《關于難民地位公約》的簽署國,英國此舉只不過是在推卸責任,與有關責任和國際責任分擔的所有理念都背道而馳。事實上,這種做法早已是英國政府的慣用套路,上一個被此“套路”困擾的地方,正是香港。    

▲

  資料圖片:英國倫敦,人們游行抗議政府將難民送往非洲安置的政策。(歐新社)

  在1979年舉行的日內瓦國際難民會議上,英國政府罔顧香港利益,代表香港簽署協議,承諾將香港作為越南船民的“第一收容港”,全部接收來港的越南船民,經甄別后將他們遣返越南或送往其他國家。但是,英國只熱衷于“唱高調”,實際上并不愿意接收到港越南船民,也沒有盡快將他們轉移出去,致使大批越南船民長期滯港。    

  統計顯示,從1979年到1996年的17年間,香港收容了20多萬越南船民,花費近80億港元,不僅造成了沉重的財政負擔,而且船民營騷亂不斷發生,嚴重威脅香港社會穩定,香港市民苦不堪言,但英國那時委任的港督如彭定康等卻在返英述職時從未替港人說過船民問題所帶來的困擾。    

  香港回歸前,滯港越南船民、難民問題也是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經常討論的一個議題,中方多次敦促英方嚴格承擔起自己不可推卸的責任,把所有越南船民及時、全部遣返;敦促英方在帶頭接受、安置滯港越南難民方面作出更大努力。但直到1997年5月底,英方仍然不能保證在當年7月1日前把所有越南船民全部遣返,也不能保證不給香港特區政府留下包袱。    

  當時,仍有約1900名越南船民(其中1100名為新抵港船民)、約1200名越南難民滯留在香港。直到香港回歸后,這一問題才得以解決,香港最后一個船民營于2000年6月關閉后,非法入境者驟減。

  雖然問題最終被解決了,但正如香港政界人士所評論的,香港船民政策是由英國及一些西方國家共同制定的,對香港極不公平,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打著“人權”的美名,卻要香港長期承擔船民問題這個包袱,正是典型的“我請客,你付錢”。

  對比2022年的英國和1979年的英國,若是非得說個不同的點出來,恐怕就是這次英國終于肯自己“付錢”,而不是慷他人之慨,用港人的血汗錢去收容船民了——根據協議,英國須預付盧旺達1.2億美元用以安置難民。

  再往前追溯,從16世紀中期起,英國罪惡的奴隸貿易長達幾個世紀,無數非洲人被販賣至世界各地。如今,英國又動起了將難民送往非洲的主意。這背后,把人當作商品交易的思維一以貫之。

  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指出的,英國一向以“人權捍衛者”自居,動輒借人權問題對別國事務說三道四。但是當英方自己面臨難移民問題時,卻無視其一貫標榜的“人權標準”和人道主義,推卸自身責任,試圖把尋求庇護者“外包”了事。

  “人們從英國政府官員振振有詞的辯解當中看到的是,英國在人權問題上盤算的只是讓別人做什么,而不是自己該怎么做。”他說,“英國政府應該收回在人權問題上的傲慢和虛偽,采取行動認真回應國內外的批評和質疑。”

   

責任編輯:祝加貝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